love touhou

一只鱼塘天使的上分之旅:)(03)
如果对我前面的故事感兴趣,请点我的空间⊙ω⊙

2500分是和另一个车队上的。这个车队的核心人员是两个小哥哥,一个叫崽子,一个叫嘘嘘。这个车队的特点是有很多小姐姐,还是流动的_(:з」∠)_。对此,我表示害怕(ಡωಡ)。他们经常会组六黑小车车去竞技,车况。。。当然也是跌宕起伏。除去这个车队的其他人不说,崽子和嘘嘘其实还是稳的,不坑。

一天下午我日常上游戏,他们俩邀我上车。一看我分数,呀,渡劫了!我们送小姐姐上白金吧!然后就异常顺利的成功渡劫qwq。所以三角形果然是最稳定的!

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我上到2700分左右的时候,也是上了崽子和嘘嘘的五黑婴儿车,导致我又俯冲了200分。当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:)

其实我有一些奇怪的毛病,其中有一个就是,队伍里有陌生的小姐姐,我就会不知所措,害羞,害怕,瑟瑟发抖_(:з」∠)_。那辆黑车里加上我一共有三个小姐姐。所以就。。。嗯(⊙_⊙)无奈。

这次掉分以后,一开始我求助我的大佬,然而他从3600分俯冲到3200分,貌似比我还水深火热_(:з」∠)_所以我决定单排上分了。这一次我单排,胆量比从前大了点,不会因为我是妹子而害怕。报点,抽烟,都越来越熟练。就这样,我很快就上到了2800分。

这时候,已经是第四赛季末了,还剩下一周不到的时间。在我上分的期间,我家大佬从3200打回3600,然后又从3600回到3100。我突然更加敬佩他了_(:з」∠)_。后来他就开始了报复社会,拉我去开车。我看着我已经有2800+了,在确保不会掉分的情况下,我就上了大佬的车。哪知道这车一上,就变成了钻石车_(:з」∠)_

突然钻石,我觉得人生圆满了_(:з」∠)_说来惭愧,其实我这赛季到了黄金,就觉得可能上不去,然而看着这么一丢丢的竞技点,觉得是不是还得上波白金?到了白金以后,我真心是没有计划上钻石的,这应该是下个赛季甚至有生之年的事_(:з」∠)_。突如其来的幸福(*/ω\*)

ps:流水账又来了_(:з」∠)_顺便说来惭愧,其实我是一只美术狗。所以说不定以后我还会把这玩意画出来。不过当然是有生之年:)

一只鱼塘天使的上分之旅:)
目前钻石分段3144分。如果对前一部分有兴趣,请点我的空间qwq

上次我说到了我已经到了2000分段。可能是幸运吧,我上到黄金以后,就没有再掉回白银过。(不,不想回去啊qwq)

很尴尬的是,我刚到黄金的第二把,就遇见了猪队友_(:з」∠)_。其实认真思考,也不能把他们称作猪队友,那一局我们之间没有配合和沟通,加上对面实力不错,就很自然的败了。完了队友说:你这个天使真的有问题。这是我的竞技历程上第一次被人说。但我在这个第一次上,出乎意料的淡定。因为超人和烧酒被说得更厉害。这一局结束他们俩溜得飞起。我都来不及说点好话安慰一下他们qwq。只能拜托榛子去和他们沟通一下。

这时候,我的车友只剩下榛子没上黄金,还在白银遨游。有一次我提议继续开救护车把榛子也拉上黄金,但貌似被拒绝了?

之后我便经常开车,有时和大佬,有时和小破车队。这导致我之后开始不敢单排了。就算单排也不敢说话。幸好幸好,我没有养成依赖他人的习惯。这一点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。

大家对于天使玩家,都存在这样一个想法:找个c位带着上分。之前我也是这样想,后来发现和大佬排的时候,脑子里就是空白,什么都不用想,大佬能全场carry,我也能无脑上分——不过这有什么用吗?依靠着别人,从而到了不属于自己的分段。那万一有一天,大佬弃坑了,你要怎么办呢?再找一个大佬?还是又掉回鱼塘?

因为我突然明白,没有人能陪你走到最后。所以,有时候,我只能鼓起勇气独自面对未知的一切。

以上这些并不是让大家放弃开车从此单排,只是希望各位不要太过于依靠他人,甚至畏惧单排。辅助位也是,毕竟在实力相当的情况下,一个好的辅助位决定了战局的走向。常年抱大腿不能让你学会一个优秀辅助该学会的东西,只会让你更加依赖别人。

嗯(⊙_⊙)好像写着写着就偏到思想教育专题,不过不要在意这些细节(;¬_¬)。因为这也算是我在漫漫上分路上明白的一点小道理_(:з」∠)_

一只鱼塘天使的上分之旅:)
目前白金分段,2729分。欢迎小伙伴来找我玩(´ε` )♡

我的号是我老弟的,这个智障老弟又是个fps新手,所以_(:з」∠)_你们懂的,定级2000然后被他打到1400。拿到这个非洲老弟的号的时候,我还不敢动他的竞技,毕竟我也是新手,抱着不坑他的心理,只好在快速练天使。(靠,现在想起来他这泥塘哪还有坑不坑的道理)40多个小时的天使,我都是认认真真玩过来的,就是对待竞技的那种态度吧。当时我还不知道快速别人都是练英雄,都兢兢业业奶人家(´;ω;`)

我是在去年圣诞节活动入的坑,然后一直到第三赛季末才开始接触竞技。再然后赛季末我的分是依旧是1400_(:з」∠)_因此导致我第四赛季的定级三胜一平五负定到1200。反正看到这个分数我是绝望的_(:з」∠)_然后只能爬咯ヽ(´ー`)┌中途终于买到了麦,可以沟通辣!(灬ºωº灬)大概是在1600分左右吧,就是在我拿到麦的第二场竞技,我遇见了了我现在的小破车队。勾搭我的理由果然还是“小姐姐一起吗?”_(:з」∠)_其实当时还是想过拒绝的,因为我是个社交废,怕生,害怕和人交流。但最后我还是选择加入他们,原因。。。我不记得惹_(:з」∠)_和他们排了几把,我别扭的说“真羡慕你们能和基友一起开黑”,潜台词当然是我一个人好害怕好孤独没人陪我玩qwq,他们愉快的表示明天我们也可以继续一起排啊~当时我又感动又激动!嘤嘤嘤,野生天使终于找到组织了!

小破车队加上我一共是四个人。输出,主t,副t,奶妈,意外的平均(灬ºωº灬)分别叫他们烧酒,榛子和超人吧。烧酒主玩76,但其实他本命黑百合,快速200小时的百合。照他的话说,快速真无聊,头都点烦了。榛子竞技一般会补大锤,但,快速就是岛田二傻信仰玩家80+小时的根基,即使也会出现二十四镖,镖镖不中的情况。超人精通除dva以外的副t,不过我还是最喜欢他拿毛妹。毕竟,我遇到他之前记忆里没有毛妹给我套过盾。被保护的感觉真好qwq

有了车队,当然是开心的开车啦。但是这个时候,烧酒的电脑坏了。没有输出,榛子表示害怕hhh。所以我就继续踏上了单排的道路。从1600一路爬到1998。渡劫,当然是喜闻乐见的失败了_(:з」∠)_分数一路俯冲到1700。榛子和烧酒知道以后笑到吐血(눈‸눈)当时心里和吃了屎一样,淦。顺便一说,我超级怂,就算心态炸了,也不会爆脏话发脾气骂队友。都是憋在心里。简单来说就是敢怒不敢言(´;ω;`)

之后我只能又把分打上去。这一段时间我遇到了我的大腿,的小号。其实都是巧合,他来鱼塘遨游,选了个法鸡,我当然就是去牵他咯。完了他来加我好友,第一句话是“你奶得我蛮舒服的”。我听了在心里汪的一声哭出来,有人夸我了!有人夸我啊嘤嘤嘤(╥﹏╥)这里说句题外话,各位平时能多夸夸人就夸吧,真的是有利无弊的,只是一句话的事,人家心里听了也高兴,岂不美哉( ˘•ω•˘ )

和大佬双排的感觉自然是美滋滋。就这样半单排半车队的,我又到了渡劫期。其实我觉得这个分段不能叫渡劫,应该叫“逃离泥塘大作战”hhhh。再然后,又失败了:)我。。。。。

就这样失败了四次,最后是烧酒还有超人终于把我拉出了泥塘。゚(゚´ω`゚)゚。看到我的段位变成金色的时候,我感觉人生都圆满了_(:з」∠)_可能有些钻石大师会觉得这有什么,说来说去都是鱼塘罢了。其实这种事,亲身经历最重要,可能我们的段位不同,但我们对待竞技的态度都是一样的,自然也对自己辛苦得来的分数一样看重。(这个事情以后再单独说说吧)

ps:先写到这里吧,这个文章主要还是我的上分历程,如果有些字眼冒犯了,在这里先道个歉。毕竟这些我的主观占了大部分:)
pss:玛德这么检查的下来就是一篇小学生流水账,希望各位看客多多包容(╥﹏╥)

那个,有没有鱼塘的大腿肉小天使缺奶的,我们一起上分一起耍呀,或者缺奶的小车队也可以呀,这里30小时的天使求领养啊。因为玩了这么久,一直都交不到朋友,所以只能悄咪咪的厚着脸皮来求好友。一个人玩真的很孤独呀。如果不嫌弃能领养的话就来戳戳私信吧。图里的小发发送给你,一起做朋友吧~

夜晚,候车。不知何时,身边站着一只鬼:撑着一把紫底金纹的竹伞,玄色的长裙套在小家伙身上。啊,倒也合适。背对着我,站在我前边一点点,所以看不清她的容貌与表情。深秋夜晚,凉风阵阵,小家伙身上那身长裙便也随着秋风飞舞。一轮,又一轮,不知疲惫的循环旋着。
“啊呀,倒也羡慕着你呢,一直一直,只要把伞撑着就能度日。”发出这样的感慨的同时,我的眼睛正随着那玄色的裙子旋转。她转过头,我便也抬起头。却被那双妖瞳完完全全所吸引。仿佛一湖沉淀千年的潭水,又仿佛一夜万里无云的夜空。倔强,坚持,和无边的哀伤。我不知道,不,应该是无法形容那是一种什么颜色。我眨了眨干涩的眼球,不能再看啦,会被吸进去的。夺人魂魄。
“为什么?”小家伙轻轻的问,银铃般的声音。一张一合的小嘴里,并没有想象中的尖牙。同时,黑曜石般的眼瞳依旧盯着我。啊,那双妖瞳,还上着一种诡异的红妆。嘛,是鬼嘛。
“啊,我是个这样的人呢。疯狂的追求着自由,打破了一个又一个的笼子。但是啊有一天,我突然发现着笼子是无穷无尽的,好累啊,这样想着,便放弃了。”
“就这么得过且过吧。带着这种念头。可是,无论怎样,这一生,还是这么蜿蜒曲折。我又在想,人,注定是要累死的吧?否则怎么叫人类呢?啊啊开个玩笑嘛。。。”
注意到了她奇怪的眼神,我轻笑着。
“。。。不觉得像我这样的一生。。。很无趣吗。。。”她开口,依旧牢牢盯着我。
我怂了怂肩。我们沉默下去。
车还没来。
“你,真的不喜欢这样的人生吗?”良久,她又开口。我点了点头。远方亮起点点灯光。车来了。
她向我伸出手,一只孩童的小手,显得那么苍白无力。我握住她的手,意料之中的冰冷。
“我来实现你的这个愿望,但是,请千万不要后悔。”
老旧的公车渐渐驶来,吱呀吱呀的诉说着自己的高龄。小家伙拉着我的手,没有回头。
“嘭!”
。。。。。。
夜晚,候车。不知何时,身边站着一个人:撑着一把紫底金纹的竹伞,玄色的长裙套在丰满的身体上。啊,倒也合适。站在我后边一点点,轻轻偏过伞,可以清楚的看清她的容貌与表情:一双妖异的眼睛,仿佛一湖沉淀千年的潭水,又仿佛一夜万里无云的夜空。倔强,坚持,和无边的哀伤。
这么想着,却听见那人的声音——“啊呀,倒也羡慕着你呢,一直一直,只要把伞撑着就能度日。”。。。。。。